麻豆传媒91

或许吧。

女人在面对分手的时候,总是比男人更加心软一点,只要对方的态度很软,就能够让内心足够的柔。

再理智,再聪明的女人,也都是情感动物。

她不想表现出来伤感,一掌拍在了邢星晨的肩膀上,活泼地说道:“说说,和她为什么分手?我看看哪些是的禁忌,以后不去碰,也可以和我相处舒服一点。”

邢星晨定定地看着徐嫣。“我不喜欢无理取闹的女生,不喜欢做作折腾的女生,我平时忙起来很忙,不喜欢一天十几个电话的打,刚认识刚交往的时候,她可以懂事的几天一个电话,后来一天几十个电话,不接,就人过来找,让我很烦躁很厌恶。”

徐嫣听完了,挑眉,扬起了笑容,看向邢星晨。

男人啊,就适合那些不喜欢他的女人。

女人不喜欢一个男人,就不会在乎男人去了哪里,跟谁在一起,是不是会被其他女人勾引走,因为无所谓。

有一个样,没有,也照样过的很开心,因为从来不在她的世界里走动。

“那我就放心了,也可以放心了,这种事情,我不会做的。”徐嫣意味深长道,笑容里,有些讽刺。

像邢星晨这种自负的男人,活该得不到真正的爱情。

等他哪一天多想一个他爱的女人爱他,偏偏得不到,他就知道,那会是多痛。

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

不过,多痛,都和她没有关系。

“走吧,速战速决,我下午真要去公司的,我那工作我目前很喜欢。”徐嫣说道,走在了前面,打开门。

“哇……”她看向天空,“我们来的时候天气明媚,神清气爽,这会,突然下雨了。”

本来就是秋天,下一场雨,就是凉一场。

这样突如其来的雨,还真是让人觉得,有些冷和凉意。

邢星晨看她抖了一抖。

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,披在了徐嫣的肩膀上。

衣服上面还带着他的体温。

徐嫣看向邢星晨,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。

这种行为,韩柠溪也对她做过,然后会搂紧了她的肩膀,对她低头一笑。

当时她觉得好像是电视剧里面的情节,这么帅的帅哥对她这么浪漫,有一些被女性的虚荣和梦幻冲昏了头脑。

所以,邢星晨的这种行为,其实,会让她潜意识里的排斥,担心,他这么会撩女生的人,会和韩柠溪是一个类型的人。

如果有些行为,会撩拨到她的心,那她,宁可从一开始,就不接受。

她把邢星晨的衣服从肩膀上潇洒地拿了下来,丢给他,开玩笑般说道:“别担心,我脂肪厚,这点冷风都穿透不了我的脂肪。”

“别闹。”邢星晨再次把自己的衣服裹在了她的身上,“签了合同,事实上已经是我的妻子了,要是生病了,我还要照顾,是给自己找麻烦,那么,我宁愿一开始,让不生病,这脂肪,算了吧,废话少说了,我可以进去里面再拿一件衣服和伞,等我一会。”

邢星晨很霸道,说的也都直接是决定。

徐嫣看着邢星晨转身进去。

他的性格,还真是和韩柠溪截然相反。

那又怎样?

只要她心如止水,不要爱情,就不会把心口对准了尖锐的刺刀,所向无敌。

拢了拢衣服,看向天空。

心境开朗了,就连看乌云,也是格外可爱的。

邢星晨不一会就出来了,撑着一把很大的黑伞。

徐嫣看只有一把,钻到了伞下面,主动的搂住了邢星晨的胳膊。

她只是不想被淋到雨而已。

邢星晨身体怔了下,看向徐嫣,说道:“身上户口簿带了吗?”

“户口簿?”徐嫣有些吃惊,“我户口簿在我父母那里的,怎么了?”

“结婚要户口本的,这点不会不知道吧?”邢星晨反问道。

“呃……”徐嫣一头雾水的,“我也是第一次结婚,我怎么知道要户口簿,我以为只要身份证,那,我们现在是要去我父母那边拿吗?”

“我刚才问了下,好像是要户口簿当地去领结婚证,也就是说,要回B市,我们现在过去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“现在去B市啊,那我们一大早回A市是什么鬼啊,还有,现在去B市的话,下午还来得及回来吗?我只请了一上午假,然后下班后,还回我父母那里去吗?我觉得时间没有安排好,一点都不符合霸道总裁的作风,这样公司会倒闭的吧?毕竟可不是头婚了,应该有经验啊。”徐嫣直接数落道。

邢星晨特别的无奈,停下了脚步,看向徐嫣,“首先,我也是头婚,其次,我们回A市的路上的时候,还没有决定结婚,等到了我这里,才决定的,第三,今天过去了,下午不回来,我跟们老板说下,应该没问题的,的工作放在明天处理也可以。”

“喂,这是在命令我吗?替我决定事情,我不喜欢这么强势。”徐嫣直接表达。

邢星晨深吸了一口气,抿了抿嘴巴,耐着性子,“那觉得,应该怎么做?”

“首先啊,反正合同签了,结婚也不着急嘛,一张结婚证,随便拎一下就好了,现在下雨,赶路也不方便,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,晚上回去,见了我父母,明天一早赶回来上班,这叫上班工作两不误,路上的时候,我们还能聊聊天,吹吹牛什么的,对吧?”徐嫣笑嘻嘻地说道。

邢星晨的目光还是很沉,“我觉得事情的时效性很重要,我不喜欢夜长梦多,结果才是最重要的,优柔寡断,只会出更多的问题,另外,事情有分轻重缓急,结婚的事情比较重要,……”

邢星晨望着徐嫣那双波澜不惊又平淡如水的眼睛,眉头再次拧了起来,“一天的工资多少?”

“一千多吧。”徐嫣随口说道,其实是没有的。

“我给五千,请假一天,可以了吧?”邢星晨无奈道,都摸到她的尿性了。

徐嫣立马扬起了笑容,用肩膀挤了挤邢星晨,“早说嘛,这工资这么高,我又不傻,良禽还择木而栖呢,我比飞禽走兽什么的聪明多了,真是我遇见过的第二个大方的人。”

“第二个大方的人,第一个是谁?”邢星晨下意识地问道,脑子里第一反应是韩柠溪。

这个认识,让他心里顿时不舒服。